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通信

锤子发布会侧记|罗永浩:我感觉我们要卖疯了

时间:2017-05-12 11:40:54 来源:新浪科技

  老罗连妥协都带着理想主义者的仪式感。5月9号这场坚果Pro的发布会,罗永浩显得有点紧张和激动,他带着明显的颤音说:“有一天会有很多人用我们的手机,多到连傻逼都在用的时候,今日在现场的你们要记住它是为你们而做的。”

  全文约3000字,阅读大概需要5分钟。

  财经天下(ID:cjtxzk)  文|朱晓培

  编辑 | 沈浪

  等待罗永浩

  5月9日,深圳“春茧”体育馆外熙熙攘攘,到处都是手里拿着现金、问人有没有多余的票可以卖的黄牛。

  “是要开演唱会吗?”一位路过的人问。

  不是。是锤子科技2017年的春季发布会。

  罗永浩的发布会受欢迎,并不稀奇。根据罗永浩现场的说法,2016年1月18日上海发布会后一个月内,其在今天头条上的热度和当时的热播剧《太阳的后裔》相同,还相当于1.2个同期的王菲演唱会。

  罗永浩骨子里还是文艺的,发布会的暖场音乐都用英文歌曲,Final Straw,Country Home。音乐一直放到7:30,这是邀请函上标明的发布会正式开始的时间。但是老罗尚未出现。坐在旁边的观众开始打赌,说肯定要拖到8点了。

  锤子发布会总是迟到。

  2015年8月26日,发布会迟开了50分钟,后来证实是现场的PPT出现了失误,重新做了一遍。2016年10月18日,罗永浩又迟到了20分钟,有人说是罗永浩的身体太疲惫了。

  英文歌、英文歌还是英文歌,人们几次在音乐稍停的时刻欢呼,都没有看到那个熟悉的胖子上台。

  直到7:50,灯光暗下来,现场欢呼不断。这一次,罗永浩真的上台了。

  “作为一个万人演唱会,开始的晚一点儿也很正常。”罗永浩解嘲说。但他接着又补充说,原本想在Four sticks的热烈节奏中上场的,但是灯光师出现了一点儿问题,只能在这软绵绵的曲调(You belong to me)里登场了。

  他说话磕磕巴巴的,显得很紧张。熟悉罗永浩的人,都说他是一个有着严重社交恐惧症的人。陌陌COO王力曾跟着罗永浩一起做过牛博网,他也向记者证实了这一点。

  为了一场发布会,罗永浩要排练好久。

  开场时还是闹哄哄的,左手排的人集体喊了好几次,听不见。罗永浩就说,把这边的灯光打开。灯光打开,可以看见这个万人体育馆里坐满了人,黑压压的到处都是人。“你们听不见是吧,那听不见的请举手。”罗永浩开玩笑,人们终于安静了下来。

  罗永浩是一个聪明的人,他在现场先感谢了那些支持过他、赞美过他的媒体。他特别提到了陌陌直播,称之为“全国最大的直播平台“。然后念了一长串媒体对M1的溢美之词。念多了,他也觉得不好意思了,说,反正都是好话,都翻过去吧。

  做一个企业家

  “我做手机也不是缺德的事情,但总是被黑。”罗永浩开玩笑。

  从2012年5月成立,锤子这5年里称不上顺利。第一次发布会甚至都没能正式做出一款手机,只能先发布了一款操作系统(Smartisan OS)。

  2014年5月,锤子T1发布,因为产能严重落后,近3个月后才开始发货。

  罗永浩很固执。最初T1白色版只是他的个人心愿,但太难做,公司里所有人都反对。时任CTO钱晨说:做企业怎么能满足你(老罗)的心愿呢?应该是满足企业的运营需求。但罗永浩不听,白色版最终还是做了,良品率不到50%,卖一台亏一台。迫于销售压力,5个月后,T1价格下调了近千元。

  他曾经嘲笑友商们踩过的坑,自己又一个不落地跌了个遍。摔多了跟头,人也就成熟了。“创业5年,最大的变化就是宽容。”罗永浩说,一些过于细节的事情他不再插手,例如UI的日常工作会议终于甩掉了他的身影。

  东东枪提到一个故事。他有一次见老罗拍桌子,是一位设计师拿着张海报大样来给老罗看,老罗左看右看,说:“这两边的边框是不是不一样宽啊?”后来证明,左边确实比右边多了一个像素。老罗就拍桌子说,“找的是一流的设计!结果哪边宽一点还得我自己看!”

  东东枪后来跟几个专业做设计的人聊这事儿,大家都觉得,多一个像素不可能看出来,罗永浩是蒙对了而已。又说,一个好设计师的价值,也不是看出哪边多1个像素。罗永浩如果因为这个发火,那是他不了解这些一流设计师的价值。

  东东枪也不知道,是罗永浩不懂设计,还是说这些话的人不懂罗永浩。

  现在,罗永浩开始接受一些妥协。例如客服满意度,以前,他认为最理想的状态是100%。现在,他知道,非100%的状态才是最健康的,可以避免有无赖恶意骚扰。

  发布会最后,罗永浩自己开玩笑,要是放在五年前,他一定把那个锤子飞出星球的视频里的星球上密密麻麻写上友商的名字。然后来一句:我不跟你们玩了。但现在,他不会那么干了。

  “我要做个企业家嘛。”他说。这也是他宣布要当“企业家”的第三年。

  50%的精力都用于挖人

  过去一年,锤子的负面新闻很多,传得最多的是团队已经分崩离析。

  去年夏天开始,锤子科技CTO钱晨、设计总监罗子雄先后离职。今年2月,研发总监池建强也正式宣布离职。罗永浩承认,公司部分员工进入了疲惫期。为了鼓舞士气,他还自费给员工发放了埃隆·马斯克传。

  “负面传闻有一半是真的,但你永远也不知道哪部分是真的。”在发布会上,罗永浩承认团队高管换血一半。

  罗永浩已经意识到,补短板靠找人,一定不要自己去补自己不擅长的事情。他说,锤子远谈不上成功,但是五年也没死。有一个流行的说法,说一个企业创业五年不死,后面死的机率就十分小了。他去看 2012 年同时创业的朋友,有的公司已经关掉了,他们共同的特征就是,试图去补自己不擅长的东西。“这比我过去做错的很多投入产出比最糟糕的事情还糟糕一万倍。”

  2015年秋天,罗永浩病过一场。病愈归来,他发现很多事情都乱了套,“说明管理确实糟糕,从那时候起,我50%的精力都用于挖人谈人”。

  他说,作为一个企业CEO,归根结底是要找人找钱和定战略方向,你如果能找来人帮你解决你的短板就可以了。所以很多企业老板很粗放,但他企业管得特别细,为什么呢?因为他有一个特别牛的COO,那就是找人来解决这个问题。

  最曲折的一次挖人,是说服现在产品线的负责人吴德周。吴德周是荣耀产品副总裁,罗永浩跟他谈了七个多月。每次去上海罗永浩就去找他,每次都谈的差不多了,但罗永浩一回来这件事情就又耽搁下了。后来,罗永浩拉了吴德周的四五个哥们一起去跟他谈才定下来。而为了凑齐这四五个人,罗永浩还自掏腰包,花了16万元包了一架飞机。

  吴德周加入锤子后,这一款坚果Pro在之前被广泛批评的地方都做了改进,包括天线、发热、重量、摄像头。摄像头一直是锤子系列被吐槽最多的地方,这一次锤子第一次使用了双摄像头,大光圈技术。

  “我感觉要卖疯了”

  这场发布会持续了3个小时,台下的人已经睡觉了,罗永浩还在上面讲软件。

  一如既往,锤子在操作系统上做了很多创新,包括可以把打车、点评、地图、相机等程序钉在锁屏上,优化了大爆炸(图文处理)功能等,以及智能语义分析。

  罗永浩渐渐进入了状态,说话不再磕巴,开始激动起来,甚至一度哽咽。

  在演示搜图功能的时候,罗永浩连续试了几次,都不成功,直到最后一次尝试。他开玩笑,这次搞砸了,就真的下不来台了。

  “你知道我这5年是怎么挺过来的吗?每次就是厚着脸皮再坚持一下。”罗永浩一边演示一边说,“从来没有失败的人,只有半途而废的人。”

  发布会前,罗永浩跟吴德周说的,如果没有 40 到 50 万部现货他就不开发布会了。吴德周说,那不行,我们弄个二、三十万你也得开啊。罗永浩说,你一定要完成 40 到 50 万部。

  最终,现场,罗永浩宣布准备了40万台现货手机。发布会尚未结束,一些媒体群里已经开始在讨论为什么抢不到的问题了。

  显然,他对坚果Pro这款手机感到满意,说了好几次,漂亮的完全不像实力派。他强调,“只有把手机做成这样子,才能对这个logo问心无愧。”

  “我感觉我们要卖疯了。如果有天卖了几千几百万台,要知道这是给你们做的。”罗永浩哽咽着说。之前,他曾表示,今年锤子手机的销量目标是400-600 万台

  “做手机这行当刚开始特别难,但是一旦到达那个临界点,出现一个爆款,之后是有爆发式成长的机会的。”罗永浩说,他个人很向往做一个软件、硬件全能自己掌握的平台型的公司。他们在手机上是没有机会做成平台型公司的,但是他要在这个领域里赚到足够多的钱,有足够多的人才储备、技术储备、专利储备,之后,他才有可能在下一次平台革命的时候有机会,这也是我一直死守着手机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他说,他喜欢做科技,因为小公司有打败大公司的可能。

  罗永浩入局的2012年,中国市面上大概有六七百家手机厂家,但今日,大多数已经死掉了。作为一个曾经的英语老师,手机行业的门外汉,罗永浩把锤子做出了大动静,就已经是一种成功。

  凌晨一点多,罗永浩的天使投资人唐岩发了一条动态,说自己抢到(坚果Pro)了。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投稿合作| 法律声明| 返回顶部

版权所有 ©2015-2017 我在网 京ICP备14056282号-1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