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通信

罗永浩发布坚果Pro当晚的一场锤友线下见面会全记录

时间:2017-05-10 13:46:33 来源:新浪科技

  来源:界面新闻 王付娇

  5月9日晚,朋友圈不出意料地被罗永浩的坚果Pro发布会刷屏。极客公园在新机测评时提到,这是首款“没毛病”的手机。

  “没毛病”可以是褒义,也可以理解为“不够惊艳”、“缺少惊喜”。在经历年底裁员、融资困难后,这或许是一部即将决定锤子生死的手机。坚果Pro的这份答卷也意味着,老罗在自己的审美、投资方和用户之间做了一个折衷的选项。

  用户真的买账吗?为了理解那些常年支持老罗的用户是怎么评价的,我混入了位于上海的一个锤子线下见面会,想看看锤友们的真实反应。

  他们讨厌别人把自己称为“锤粉”,更多的是“锤友”,以朋友之名互道尊重。一位接受采访的锤子前员工阿成甚至强调,自己不是锤粉也不是锤黑,而是客观的中立派。像老罗一样,这个群体推崇理性、客观、审美,有一种自己是小众群体的孤独感。

  在近4个小时的发布会中,经常出现鼓掌,甚至尖叫。爱老罗的人各有各的理由,但每个人似乎都能够从那个中年胖男人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

  元力 | 穿正装出席的92年男生

  在活动现场,有个身着礼服正装的男生引起了我的注意,很多人以为他是主持。元力解释,自己只是很重视这次活动。

  线下见面会属于纯民间组织,没有任何锤子市场人员的参与。由于老罗在微博上帮忙转发了信息,报名人数激增,临时搭建的上海锤友群瞬间爆满。群主在发布会召开前一周的时候决定找一家能容纳一个人数超过200人的影厅,但人均费用也从原来的30元升高至120元。有人对此不满,认为群主没有尽到告知义务,应该公布价格细节。

  群里有人跳出来反驳,“在不知道群主任何信息的情况下,我们信任的基础是锤子的价值观”。元力认同这种看法。最后,上海一共拆分成三场,界面记者在的线下聚会共有20多人出席。

  在发布会现场,老罗提到锤友的线下见面会有种“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感觉。听到这种表述,元力很激动,在发布会前,他刚刚对记者用过同样的词来形容老罗的影响力。这也是他最佩服老罗的一点。

  “现在这个社会,已经没有多少人像罗永浩那样的勇气,那样敢想敢做。”他从不勉强周围的人接受罗永浩,觉得那很难不现实也没有必要,如果不是从骨子里认同的,就很难接受。生活中,周围锤友少,元力觉得孤独。

  锤友在一起看完发布会也没能减少孤独感,元力略有失望。他认为“这款机器可以,但是没有勾起我换机的欲望,而且坚果Pro舍弃了锤子科技一开始坚持的很多东西。”

  元力最早接触到锤子是在Smartisan OS公布的时候,用他自己的话讲,以当时的审美,并没有觉得那有什么不同。白色T1后,元力尝试入手了一款,感觉很漂亮。

  “手机真机比图片漂亮的不多,苹果是第一个,锤子是第二个”。慢慢地,这个非资深锤粉开始尝试了解老罗这个人,补齐了他之前的演讲和发布会视频。

  由于工作保密需求,元力只能用国产手机,选择就变得十分有限。T1在使用一年后,续航能力变得很差,电池常常撑不到半天。在亟需换机的时刻,T2迟迟不发布,他等不到了就投向了魅族。后来,T2经过一波降价,元力买了一部送给女朋友,自己也算体验了一两周,但此时,相比于当时的主流机型,T2在性能和配置方面,都差了一大截。

  M1L皮革高配版入手后,元力对M1的手感和品控都感到失望。Home键手感不佳,甚至打电话的时候夹头发,品控差。

  元力已经越来越感觉到老罗的妥协和无奈,锤子的危机都表现在了产品上。

  坚果Pro一出现在屏幕上,元力敏感地察觉到,在外观对称性上,老罗去掉了双音量键,只保留了右侧音量键、摄像头也放在了R角,而且新款手机也应该是没有3.5mm耳机孔的。这些都是老罗向传统手机工业化流程妥协的结果,因为要追求更高的生产效率。

  更担心的一点是,老罗想把手机作为大量文本的编辑工具是不太理智的,元力怀疑用户对这个需求的真实性。

  界面记者新闻记者认同他的观点,可以看出,老罗有想把PC端的交互体验搬到手机上的意思,但长时间低头看手机十分累,即使编辑效率提高了,真正的大篇幅文字工作者会选择使用电脑编辑长文本。手机编辑文本是迫不得已的选择。

  12点前,元力还是在京东上下了一单。

  阿成 | 前锤科员工

  阿成亲历了锤子科技在2016年底经历裁员风波。

  在现场,阿成十分自豪地向大家分享了在锤科工作的体验。众所周知的老罗的暴脾气、社交恐惧症,在他口中都有了更细节的表现:老罗只对他熟悉的、能够把控的人发火。发脾气已经成为了一种常见的方式。

  阿成是网页工程师,锤子首页轮播图的那个3D效果图,之前就是阿成负责开发的。由于和锤子核心部分关系不大,阿成所在的云平台部门是较少直接受到老罗抨击的。但他们也是发布会之前加班最凶的部门,产品图会不停更改;发布坚果第一代产品时,锤子官网还曾受到严重的DDos攻击,官网一度崩溃。

  在《长谈》里,老罗已经承认锤子年底曾裁员30%。阿成坦言,锤子的现状就是没钱,一直没钱。在锤科有三种人,一种是从骨子里,对老罗锤子产品真正认可的人,也是公司的骨干核心;二是锤粉;三是普普通通对锤子没太大感情的人。

  在公司经历危机,发生迭代时,首先淘汰的就是后两者。阿成认为,裁员是正常的,这是任何公司遇到瓶颈时都会采取的手段。

  锤子是典型的中等规模公司,但因为老罗自带流量的属性,锤科的任何风吹草动都会变成被人攻击的把柄。锤子在整个裁员上的处理,不可能做到完全公正,但会尽量照顾到。阿成说,当时他们部门领导帮助他申请了员工补偿。

  以阿成的视角,锤子这家公司“一直以来都没钱”,遭受着“非人的磨难”。阿成坚持用这么激进的词语来描述公司遭受的挫折:一直没钱、一直想改变困境、一直有短板,但公司的向心力很强。

  即使离职,阿成还和锤子的员工保持着联系。5月9日的发布会依然像一个盛大的仪式,躺在阿成的日历表里,需要早点下班赶来看。

  看完发布会后,阿成很惊讶,公布的坚果Pro与他之前看到过的原型机差异很大,外形工业设计的变化太多了,而且从头到尾也没有指纹识别。“这个公司要靠这个手机增加人气,”阿成说。

  他认同这款机器是迎合了多数人的审美。

  锤子将走向哪里?据阿成了解,接下来,锤子将会引进更多VP级人物,把中间层搭好了,这家公司就不会死。未来,锤子科技最大的功课就是,这些VP怎么跟底层员工进行凝聚力更强的磨合。一切问题说到底都是人的问题。

  Rick | 身边的人都在嬉笑,好像只有我在热泪盈眶

  这是在发布会当晚,Rick发在朋友圈的一句话。

  老罗的发布会在前半截有些拖沓,在观看发布会的现场,很多人昏昏欲睡。说到精彩的部分,现场也有配合的掌声和欢呼。

  整个高潮出现在老罗说出的那句让全场感动的一句话:“要是以后我们的手机卖到几百万、几千万台,连傻逼都在用我们手机的时候,你们要记住,这是为你们做的。”

  罗永浩自己也很激动,第二天一大早,很多媒体用“老罗泪洒发布会”用作标题。但Rick觉得他懂,“我特能体会他的不容易,很多苦其实是说不出来的,外人只能看结果。”

  从12年听到罗永浩在海淀剧院的演讲,已经过去整整五年时间。Rick觉得锤子和自己的价值观不谋而合。

  “认识罗永浩之后,我有改变有很多,对于之前价值观的摇摆,之后变的尤为坚定,并且更坚强。对于一些严肃领域的认知也有了更明确和系统的判断。对于工作,更是学习到锤子科技所谓的「我们做事的方式」,就是精益求精,永无止境。”

  Rick注意到老罗甚至比一般人更早,他最先是在韩寒的《独唱团》里看到了罗永浩的文章,在那本已经成为“独唱”的杂志里,老罗曾发表过一篇《秋菊打官司》的文章,讲述自己作为一个消费者去维权的经历,甚至早于他挥起大锤砸西门子冰箱的时代。

  Rick学的是体育,现在从事篮球运营。很多时候,老罗像一剂强心针,给了Rick信心。“我觉得老罗这样的人能成,我也能成。”他把自己的希望投射了出去。

  平时工作,Rick也慢慢变得更细心、有点强迫症。他还去学了许岑的Keynote设计教程,花高价加入了许岑的一个内部学习群。现在,Rick将做幻灯片作为一项可持续的兴趣爱好,一个月能够接2-3个商业case,赚回了当初投资的钱。

  Rick认为他对老罗的感情分两个层次,一个是看产品,一个是看老罗。老罗我是喜欢的,产品我是客观的。

  发布会后,Rick认为,老罗没有让他失望。在活动现场,他带来一个手术还没有拆线的朋友一起,发布会结束已经快到凌晨12点,他第一时间赶到最近的京东之家去拿坚果Pro的现货,拆机发到群里跟大家共享。

  从5月9日到10日两天,Rick一共发了9条朋友圈,全都是关于锤子的。

  “昨天我夜不能寐,每次老罗上台,或者谢幕的时候,我都热泪盈眶的。我跟老罗差不多,该理性的时候很理性,该感性的时候感性。生活中和过去的老罗很像,喜欢音乐电影、民谣、Livehouse也会去。”Rick对界面新闻记者说。

  强调“过去的老罗”是因为,“现在的老罗”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工作中,已经没有生活。

  而Rick对老罗的信任可以算是100%,相信他是一个全心全意做好手机的人。“即使在市场上他没有多少选择,但以后有机会他肯定会说出来的。现在很多人不知道锤子,但在苹果早期,很多人都不知道iPhone啊。”

  Rick已经不是第一个把锤子和iPhone比较的人。

  周才 | 提前离场

  周才没有坚持到发布会结束就提前离场了。

  10点之前并没有太大亮点,周才成为了现场为数不多提前离场的人。他没有等到老罗那句感动到万千锤友的话。

  不过,他向界面新闻记者强调,有一点是真心喜欢的,就是应用置顶在锁屏上方的功能,让他感觉很方便。并表示回去后重看下发布会后半部分:“下半场才是应该有的节奏嘛,老罗手机是为你们做的那句话挺让人动容的,我都有点哽咽。”

  叶三在《罗永浩的7个瞬间》里写老罗也让他感慨,“‘每当我想起快乐这个词,我总是想起那个夏天’,我也伤感了一会。”

  虽然拖沓的前奏让周才丧失了耐心。但后来,他还是下单了,给妈妈买了个细红线版的,128G,够自拍用了。

  周才最早是从“方韩大战”知道老罗的,在一群公知的唇枪舌战中,他记住了罗胖子的个性。

  他觉得老罗是个有趣的人,看起来喜欢老罗的段子有超过喜欢手机的趋势。老罗在讲他为什么喜欢做手机时,提到和方舟子的一个段子,开玩笑说是因为方舟子总看手机云云,周才今日仍然记得很清楚。

  老罗的严谨也影响到了周才。在生活中,周才是个软件工程师,写代码本身就是个严谨的工作。发微博时,老罗有中英文中间加空格的习惯,周才很好地学到了。

  “受到老罗的影响,我觉得开始对人生有比较美好的期望。在老罗之前,没有人给到我一些很直观的影响,之前他在新东方的演讲,透露出自己一些思考,开始培养我一个独立思考分析能力。”

  周才算是老锤友了,他自己很早就想换手机了,也顺带给妈妈换一台。从T1用过来,他知道T1电量不行、续航差,系统应用装多了也会卡,但是有些小功能用着很舒心,例如滚动截屏。

  周才是标准的锤友。T1对摄像不友好,他认为不会给自己造成很大影响。M1硬件并不占优势,周才更看重的是Big Bang和One Step的软件交互功能。

  小结

  锤子科技已经成立五年,坚果Pro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从老罗在发布会现场的哽咽可以看出,他心底有多强的对于销量的渴望。他需要向资本市场证明,以换取更好的研发条件。许多锤友心疼他这一点。

  像周才、元力一样,锤友们从T1时代就用真金白银对老罗表示支持。在锤子产品有硬缺陷时,表示理解和原谅,给予不断的肯定。在锤子很难熬的2016年冬,即使是离职员工阿成也表示理解,这一点又与许多离开就吐槽的职场习惯不同。

  锤子的价值观和罗永浩的做事风格多少都给这些人带来了影响。周才在采访结尾时说,“很多锤友们因为锤子科技对彼此建立了信任关系,这是其他品牌没有的。”发布会结束前,绝大多数现场的锤友都下了单。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投稿合作| 法律声明| 返回顶部

版权所有 ©2015-2017 我在网 京ICP备14056282号-1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