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互联网

普惠金融还是穷困陷阱:趣店究竟收割了谁?

时间:2017-10-27 16:28:41 来源:新浪科技

  导语:截止至10月23日收盘,趣店在纽交所正式交易第4天,由于国内负面舆论滔天,股票大跌近20%。趣店受到的质疑是公司决策层公关失败的结果,是高调上市风光加入百亿美元俱乐部的后遗,但本质上是现金贷行业乱象丛生、风控过差的集中折射。站在风口,美国现金贷能否为中国提供些许提示,中美道路有何不同,中国现金贷行业又该走向哪里?

  文/魏天谌 新浪财经记者 发自纽约

  摸石头过河的人们,是不是也可以期待在这场游戏中能够收获什么,而不是一味地被收割?

  作为第三家赴美上市的线上信贷平台,趣店大涨三天后即被推上国内舆论的风口浪尖,起初由自媒体发声,紧接着的CEO回应更是备受诟病,罗敏所说“从不追债”、“年化利率绝不超过36%”等回应被纷纷证伪,趣店公司后被评论称为“杀鸡取卵”“出卖灵魂的收割游戏”。

  趣店受到的质疑是公司决策层公关失败的结果,是高调上市风光加入百亿美元俱乐部的后遗,但本质上是现金贷行业乱象丛生、风控过差的集中折射。

  在中国刚刚走红的现金贷在美国已有超过百年历史,原身被称为发薪日贷款(Payday Loan),顾名思义,即客户在发薪日当天才有能力偿还的贷款。此类贷款以利率高、目标群体收入较低、信用记录较差为主要特征,在世界范围内都是最为昂贵的信贷手段之一,因此也在全球饱受争议。

  大家在描述现金贷时用到最多的词是“掠夺性”(predatory),用来形容现金贷将人们置于难以翻身的境地;但另外,管理现金贷的规定不断出台,却无法解决人们对于快捷、短期、小额贷款的市场需求,当其他贷款渠道被限制甚至封死的时候,一部分人群不得不选择现金贷作为融资手段,反证了现金贷存在的一定合理性。

  现金贷是否会直接导致用户遭遇毁灭性打击?美国有充分的研究说明:根据2010年数据显示,在美国随着客户群体获得现金贷的渠道和机会增加,客户的破产率的确在上升。

  由于美国大多数公司每两周发一次工资,现金贷的周期也一般在两个星期。此类贷款利率约在两周18%左右,折合年化利率则达到惊人的468%(按每年26个周期计)。 虽然利息如此高昂,每年仍约有3百万到1千万的美国家庭借款,甚至还在以每年15%的速度增长,现金贷贷方在美拥有比麦当劳还要多的商店。[i]

  经济学理论认为,包括高利贷在内的消费信贷能够促进消费,现金贷行业给消费者提供了一个新的投资渠道,能够在两次发薪日之间获得现金进行更高效率的投资;但许多政策制定者和消费者则提出了不同的意见,其中宾州参议员Jim Ferlo提出现金贷就是“一个让你无力偿还、难以翻身的陷阱”。

  两极化的争论最终导致美国15个州通过了相关政策,对现金贷进行严格的限制甚至禁止。

  根据沃顿商学院教授 Jeremy Tobacman和范德堡大学教授Paige Marta Skiba的模型分析表明,在首次成功获得现金贷的人群当中,在贷款两年内申请第13章破产的几率几乎翻倍,这一现象在少数族裔、女性和房屋户主当中更为明显;在贷款选择受限、顾客仅能选择现金贷的地区,贷款者破产的概率达到最高。

  研究结论令人警醒:因为现金贷的数额如此之小,平均数额仅在300美元上下,而破产却是一个长期累积的结果;首次申请现金贷的顾客如获得通过,他们很有可能会接二连三地发起类似贷款申请,反之,如果首次申请现金贷就遭拒,这部分群体再次发起申请的几率大大降低。虽然在短期来看现金贷对财务状况的影响不明显,但重复多次的欠债对于负债者中长期的财务稳定无疑是个严峻的挑战。

  同时,关于现金贷主要客户群体的研究更加展现了潜藏的危机:现金贷的典型客户为30多岁的女性,其中很大一部分为黑人或者拉丁裔,都是在美国财务状况较差的群体,他们的银行账户中位数仅在100美元上下,平均月收入为1700美元。其中有超过半数的借款人在一年内违约,而在违约之前他们通常已经借贷5次以上,其中支付的利息超过本金的90%。[ii]

  即使是在金融体系发育较早、相对成熟的美国,现金贷的风险控制问题仍是政府、机构、群众的关注重点。由于监管体系、信用体系、从业人员素质受限等各种因素,中国面临的问题则更加突出。

  首先,美国现金贷对于贷款者有基本的信用分数要求,因此贷款人群虽然在社会中属于收入偏低的群体,但一定不处于贫困线以下;而中国许多小额贷款平台对于借方没有任何要求。有网友晒出自己向几十家平台总共贷款近20万的记录,并鼓励大家效仿其贷款不还的行为,表示平台并没有任何有效的催债手段。

  其次,美国的信用体系相对完善,每个人都拥有一个独一无二的社会安全号作为身份识别,一旦信用记录出现污点(甚至只是晚交房租这样的“小事”),在租房、租车、信用卡申请、贷款申请等方方面面都会受到极大影响,几乎寸步难行。

  而在中国,虽有芝麻信用等评分体系出台,但统一的信用体系还没有完全建立,如何将个人金融活动纳入评分体系的标准也未确立,信用体系应用的场景更加有限,多年来对于信用与契约观念的缺失,更加大了现金贷风险控制的难度。

  在中国,消费贷款市场尚处于起步阶段,比起美国市场更加广阔,同时也展现了更多的不稳定性和复杂性,执行监管时也必然要考虑到更多的风险。

  关于借款利率,我国明确规定:“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未超过年利率24%,出借人请求借款人按照约定的利率支付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超过年利率36%,超过部分的利息约定无效。”

  在招股书中,趣店承认2016年的交易当中,年化收益率约在59.5%,大幅超过36%的上限。为确保合规,趣店在今年做出了一系列产品调整,但部分产品仍被指年化收益率达42.6%左右。

  利率过高的问题不但仅存在于趣店一家,宜人贷等其他平台都被指年化利率超标,同时坏账率攀升。趣店面临的问题在现金贷行业不但典型,而且普遍。

  但从大趋势来看,整顿监管逐步加强,年化利率得到控制,信用体系日益健全,信息透明度上升,暴力催债得到遏制,趣店事件的发酵也给大家做了一场全民金融科普。摸石头过河的人们,是不是也可以期待在这场游戏中能够收获什么,而不是一味地被收割。

  目前在中国,个人和中小企业能够选择的贷款渠道十分有限,各大金融机构对于借款用途和额度都有着诸多限制, 现金贷如果利用得当,能够为个人及中小企业提供合适的融资渠道,从而拉动消费、促进投资,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虽然舆论把如今现金贷贷款的动因归结于财商不够、自控能力不足,但实质上是中低收入群体对于方便灵活的小额贷款的急迫需求和传统融资渠道的缺位。如同校园贷已被叫停,但大学生对于小额短期资金的需求却没有消失。对于这部分群体来说,收到现金远比利息和信用更重要。

  退一步说,现金贷是他们“没有选择的选择”。将现金贷消费者一味称为“脑子都尚未长全,就被收割的人”,未免过于高傲与粗暴。

  2017年仅剩两个月,拍拍贷、和信贷等小贷平台将接连在美股市场亮相,企业们追赶着这波现金贷乃至互联网金融行业的热潮,生怕分不到这块大蛋糕。然而这蛋糕离做大分明还远得很,趣店CEO罗敏有句话倒说得没错,“我才34岁,还有很长的路。”就像这刚刚成型的市场,企业若急着收割消费者,必将最终被市场收割。

  [i] Do Payday Loans Cause Bankruptcy?, Paige Marta Skiba and Jeremy Tobacman, October 20, 2010。

  [ii] Payday Loans, Uncertainty, and Discounting: Explaining Patterns of Borrowing, Repayment, and Default, Paige Marta Skiba and Jeremy Tobacman, August 21, 2008。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投稿合作| 法律声明| 返回顶部

版权所有 ©2015-2017 我在网 京ICP备14056282号-1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