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互联网

锤子五年,杀死老罗的企业家仍在穿行地狱

时间:2017-05-09 14:19:19 来源:新浪科技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首席人物观

罗永浩越来越有企业家的范儿了。

他可以一天见三拨投资人,商业话术重复一遍又一遍,还始终情绪饱满,跟以前那个当着投资人自顾自玩手机的老罗,判若两人。

这是他创立锤子的第五年,也是宣布要当“企业家”的第三年。但态度上的端正还没有带来商业成功,正如此前的牛博网、英语培训学校。

有网友感慨:老罗的特长不是做事,而是折腾出很大的动静。

今晚,沉寂半年多的罗永浩将再次登台,第5次发布锤子新产品。

这或许将是凶险的一晚。

虽然罗永浩说过,创业公司如果第五年还没死,今后死掉的几率就小了,但毕竟,手机市场留给创业公司和企业家犯错的机会,已经越来越少了。

不怼人的相声演员

罗永浩在2012年5月创立了锤子科技,但直到2年后他才宣布:要做企业家了。

2014年12月,在《一个理想主义者的》系列演讲的最后一场,他正式宣布告别个人品牌“老罗”,今后的身份就是锤子科技CEO,微博名也从不着调的“罗永浩可爱多”,变成了中规中矩的“罗永浩”,

古板无趣是企业家的标配品质,罗永浩曾这样吐槽。

他忽略了一个事实:特立独行的企业家也是存在的,但只有跟成功绑在一起,这个特质才会被大众所仰慕和称赞。例如乔布斯。

罗永浩尚未底气拥有这样的奢侈品。2014年5月,锤子T1发布,但产能严重落后,近3个月后才开始发货,又因为良品率问题,白色T1卖一台就亏一台。10月,迫于销售压力,T1价格下调千元,打脸求生。

新手遇挫其实很正常,偏偏狂妄如罗永浩喜欢怒怼友商,嘲笑苹果。感受一下,他早期的画风是这样的——

“小米科技的雷军和魅族董事长黄章从来都是‘土包子’。”

“如果说我们的手机操作系统秒杀Flyme和MIUI,那发布会跟魅族和小米的发布会比,简直是毫秒杀。”

就像一个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外行,闯进门来就叉着腰粗嗓门嚷嚷:你们都是傻X,老子天下第一,分分钟干掉你们。

如今,这成了企业家罗永浩的黑历史。坦白说,T1跌了跟头,罗永浩老老实实给自己贴上“企业家”标签,嘴上也收敛多了——当然,另一个客观因素是,罗永浩一直没拿出能PK友商的产品,相反,嘲笑对象们陷过的坑,他一个不落地跌了个遍。摔疼了,也就老实了。

微博曾经是他怼人的战场,后来就变成了生意场。

他不停释放友好信号。

2016年小米MIX发布,罗永浩在微博里怒赞:

“晚上拿到了小米的概念手机 MIX,相当震撼,虽然之前夏普也做过两次类似的,但整体完成度完全不可同日而语。虽然这是一款受限于成本和产能,可能没法大规模供应的概念产品,但在整个行业持续前进的过程中,总要有一些有追求,有实力的公司领先走出‘尝试消灭屏幕外的所有正面部分’这一步,向小米致敬。”

随后雷军回应了这条微博:“谢谢!在激烈竞争的市场环境中,公开赞扬一个同行,没有胸怀是做不到的!”

看,多么和谐的企业家惺惺相惜画面。

图:罗永浩与雷军的微博互动

不好对付的麻烦老板

巨蟹座、东北人,除了聪明好斗,还兼具敏感、害羞、苛刻、易怒、控制狂、细节控等特质,听起来,企业家罗永浩是个不容易对付的麻烦老板。

事实也是如此。

牛博网时期的一位合伙人后来跟罗永浩不欢而散,他评价老罗:独裁,刚愎自用的管理者。

老罗固执,最初T1白色版只是他的个人心愿,但太难做,所有人反对,时任CTO钱晨把话说得很明白:做企业怎么能满足你(老罗)的心愿呢?应该是满足企业的运营需求。但老罗不听,白色版最终还是做了,良品率不到50%,卖一台亏一台。

他就像一个矛盾的集合体。一方面敏感害羞,不爱开全体大会当众讲话,觉得开人是压力;另外,他又习惯骂人粗鲁直接。工号001的锤子产品总监朱萧木曾被他怒骂,“你做的这个东西就是垃圾”。但是,几天过后,他又给了朱另一个截然不同的评价:“你是东半球最好的产品经理!”

图:罗永浩和锤子的核心团队成员

他对财务没什么概念。T1发布后销量很差,财务说资金很紧张了,他就赶紧做了价格下调千元的打脸决定,但他其实也不知道,财务是不是在吓唬自己。

回溯到英语培训学校时,情况也差不多。老罗对钱没概念,学校租的教室,窗帘跟投影仪都要买最好的,多花了不少钱。

而细节控与控制狂,大概是罗永浩最让锤子员工崩溃的特质。

他眼睛特别毒,似乎对设计有天赋,一毫米、几个像素的差距都能一眼看出来。设计公司T恤时,他坚持把背后Logo缩小1.8毫米;早期UI开会时老罗也参加,细致到每一道阴影的半径和深度,他都要亲自过问。

吹毛求疵的代价就是慢。锤子公司设计和软件部门都知道,罗永浩经常拖流程,导致跨部门协作很低效,而拖的原因,可能只是一些芝麻粒大小的事情。

受此影响最大的是2015年8月的坚果发布会。

虽然以口才著称,但本质敏感害羞的罗永浩其实并不享受登台演讲的过程。据称,他的每场发布会都需要耗费200个小时以上来准备,到发布会前的48个小时,他就不睡了,拉着十几个助手反复改物料。

但要命的是,他喜欢把重要的时间,浪费在一些并不那么重要的事情上。

例如,坚果发布会遭遇信息提前泄露,PPT需要紧急改很多内容,罗永浩却纠缠一些并不紧要的细节,让设计师来回改。直到发布会当天上午,他还在忙着修改微博海报,而当时,最关键的PPT一遍都没有过。

图:发布会的keynote出现错别字

后来,这就成了科技圈最有名的发布会之一:开场整整推迟了40分钟,keynote错漏百出。罗永浩为不喜欢他的人,又献上了一桌可供吐槽的大餐。

但正如提到锤子你就会想到罗永浩,这个中年微胖男子,就是锤子科技的核心所在。

他的商业天赋比口才差远了,他没在科技公司呆过,无从得知一切操作是如何进行的。此外,“他讨厌管理公司,更讨厌用流程管理公司”,一位从锤子离职的员工如此评价。

供应链管理副总裁关健被问及罗永浩不懂管理,那“公司是怎么维持的”时,用了一个有些戏谑的答案:

奇迹啊。

进阶的管理者

2015年秋天,罗永浩病过一场。

起因只是感冒,在电脑桌边打盹着凉了,但过去几年对身体的挥霍开始报复,他躺下就起不来了,耗了十几天。此前,他一直跟打了火星牌鸡血一样,每天只睡四五个小时,周末也不休。

但病愈归来,他发现很多事情都乱了套,“说明管理确实糟糕,从那时候起,我50%的经历都用于挖人谈人”。

罗永浩的管理经验一半来自于看书自学,一半来自于朋友指点。陌陌创始人唐岩、大象公会创始人黄章晋、搞管理咨询的冯唐都是他的好朋友。

黄章晋会批评老罗:网红当惯了,任性,没有及时把自己装到企业家的社会角色里来。冯唐则给他提过管理的三项任务:抓大放小、定方向、容人,在手机行业的话,还有一项:找钱。

罗永浩在慢慢学。

在4月份与罗振宇的9小时长谈里,他称5年创业最大的变化就是宽容。一些过于细节的事情他不再插手,例如UI的日常工作会议终于甩掉了他的身影。

他接受了一些妥协。例如客服满意度,他追求完美主义,认为最理想的状态是100%,看到公司把97%满意度拿出来宣传,会觉得很没追求。但现在,他知道,非100%的状态才是最健康的——避免有无赖恶意骚扰。

他不爱见生人,以前迫不得已要见投资人时也是喜怒形于色,聊到无趣就开始埋头看手机。而现在,他有时一天要见三拨投资人,每次一聊就是3小时,同样的话反复说,但据锤子员工说,老罗态度一直十分好,“假装情绪很饱满”。

在挖人方面,老罗倒是保持了此前不走寻常路的招数——看上的重量级合伙人,他会不顾代价去“挖谈”。

例如吴德周,在手机行业干了12年,此前是华为荣耀产品线总经理,现任锤子科技产品线和硬件研发副总裁,为了说服他加入,罗永浩请了四五个说客,约好一起去上海组局谈,结果,一位重要说客临时有事赶不上飞机,最后,老罗索性自己掏16万,包了架私人飞机,让饭局如期进行。

而企业家罗永浩的微博上,昔日嬉笑怒骂的罗胖早就销声匿迹,这位尽职的CEO,微博内容95%以上都是锤子相关。

欠大家一个成功

丢掉过往身份的罗永浩很努力,但直到这次新产品发布前,锤子科技尚未什么爆红的成功迹象。

有人已经等不了了。从去年夏天开始,锤子科技CTO钱晨、设计总监罗子雄先后离职。今年2月22日,研发总监池建强也正式宣布离职。

媒体将这系列事件称为锤子高管离职潮。

罗永浩在去年10月接受采访时承认,公司部分员工进入了疲惫期。作为鼓励,他自费给员工发放了埃隆·马斯克传。作为争议人物,马斯克也在创业过程穿越了很多黑暗时光。

锤子之前,罗永浩办英语培训学校,做牛博网,但跟锤子此前几款产品的命运一样,商业上没有成功。有不喜欢他的知乎网友由此评价:

老罗的特长不是做事,而是折腾出很大的动静。

这样的评价很残忍,却是事实。

新产品发布之前,罗永浩对锤子今年局势很乐观。在《长谈》中他打趣提到,今年要先赚一两个亿。他也公布了对新产品的期望值:

“我们今年是春天发新机,到明年的春天,我这12个月里要卖大概400到600万台这样子,比我历史上单年最好成绩要好四到五倍。”

图:罗永浩在《长谈》中对新机充满自信

但商业的成功总需要天时地利人和。一个不容忽视的背景是,智能手机红利期已过,安卓市场被华为、OPPO、VIVO、小米、魅族等厂家几乎瓜分殆尽,锤子的突围其实比五年前更难了。

而对于锤子,更危险的事情就是市场和受众只记住了罗永浩,却对产品不买单,无法产生购买力。

知乎五周年的时候,罗永浩参与了一场回答,在问题《过去的五年(2011~2015)你经历了哪些重要的人生节点?对现在有哪些影响?》下,他写道:“以貌似毫无希望的开局,骗来了一大批善良、正直、聪明、有才华的理想主义中青年一起创业。”

创业5年,老罗欠这些人一个成功,或者,至少是成功的希望。

他曾经总结,“我们企业远谈不上成功,但是五年也没死”,继而,他援引了一个不知道从哪听来的所谓业界流行说法:一个创业公司五年不死,后面死的几率就十分小了。

但罗永浩其实应该跟自己曾经对标的公司去比较:苹果、小米。前者是他要超越的对象,后者是他实际效仿过的对象。

相比同龄时期的苹果、小米,锤子在5岁时的状况就差远了:

苹果公司在1976年创立,随后生产出苹果Ⅰ号和苹果Ⅱ号,不到5年就公开招股上市。而5岁的小米也只能用风华正茂去形容:5年推出13款手机,,MIUI全球激活用户数超1过亿人,成为友商竞相模仿的风口上的明星公司。

图:小米曾经是最具光环的明星公司

罗永浩的黑暗时光还有多久?这次公布的新产品或许能给到答案。但不管这次战绩如何,锤子的命运,还是把握在罗永浩手里。

这其实有点危险。

“如果锤子有一天倒闭了,最大的原因可能是什么?”《财经》杂志曾这样问罗永浩。

他的回答很肯定:

“那肯定是因为我,毫无疑问”。

原创内容,非经授权,请勿转载,欢迎转发朋友圈 。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投稿合作| 法律声明| 返回顶部

版权所有 ©2015-2017 我在网 京ICP备14056282号-1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