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互联网

双罗合体,罗永浩的理想主义对峙罗振宇的现实主义

时间:2017-04-10 16:01:43 来源:新浪科技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Ken

最近几天,许久没动静的罗振宇策划了一起史上最长电视专访,其采访的对象正是备受争议的中年网红—罗永浩。令人不可思议的是老罗作为中国第一代网红,至今还活跃在网民的视线里。从新东方时期火遍中国的”老罗语录”到老罗英语时期的”一个理想主义者的创业故事”,再到过去五年老罗”天生骄傲”事业锤子手机,罗永浩一直都存活在我们的视线里。与他同时期的网红芙蓉姐姐、天仙妹妹早已销声匿迹,后期的凤姐算得上一个末代网红,偶尔会发个声引起网民的热议,例如去年凤姐的代笔现象。但论关注度,这些网红与罗永浩相比,都不值一提。

这次罗振宇策划的《长谈》4个小时的视频节目,竟然在腾讯视频的播放量也能在短短一两天达到100W,令人不得不感慨罗永浩的影响力。当然,这也有可能是史上首次”双罗合体”所产生的多米诺效应,作为手机界最会讲相声的罗永浩,与媒体里最会做生意的商人罗振宇,所引起人们的好奇心。

过去的五年,是中国智能手机井喷式发展的五年,国产机的改变可谓是翻天覆地。早期的中华酷联米变成了如今华米OV魅,他们是这波中国智能手机换机潮的最大赢家。

华为的转型最为成功,从早期给运营商做终端贴牌机到如今在高端市场与三星、苹果叫板,华为这些年的进步可谓是突飞猛进。

以互联网模式起家的小米,曾经引领过一段时间的浪潮,小米模式作为行业标杆,成为众多手机厂家的学习对象,纷纷成立自家的互联网手机品牌,华为的荣耀、酷派的大神、联想的ZUK、中兴的努比亚......

OPPO、VIVO利用早些年扎根的渠道优势再加上明星广告策略,去年首次弯道超车,其市场份额第一次占据国内第一的位置。

坐在罗振宇对面的罗永浩,似乎有一点局促不安。当罗振宇得瑟的向罗永浩炫耀他自己有特殊设备向观众打招呼的时候,其暗示罗永浩的意思不言而喻。有那么一瞬间,看着罗振宇一本正经的采访提问,仿佛又有点回到当年央视《对话》栏目现场。只不过这一次的访谈,没有了嘉宾的犀利点评客串,两个中年男人在深圳卫视的见招拆招,像极了紫禁城陆小凤与西门吹雪的巅峰之战。

过去的五年锤子发展的并不顺利,一直都是在坎坷中前进。去年甚至快到了生死边缘,一度被传出要被售卖的命运,中间锤子M1的热卖其实有拯救罗永浩一命,但实际上锤子手机只是刚刚走过了那道鬼门关。在变化多端的手机市场,锤子手机一直处在苟延残喘的局面,这种局面可以说是从锤子T1开始,就一直没有停止过,媒体对它的刻薄抨击声也屡禁不止。很多时候我一直在思考,罗永浩的影响力为何一直不能变现,罗粉为什么不对锤子手机买单?锤子的这五年,究竟是经历了哪些错误才造成了如今的局势?

终归到头,罗永浩并不是一个合格的CEO,他是一个优秀的产品经理,偏执的细节控,有着独特审美,虽然自比乔布斯,极力推崇博朗兄弟与盛田昭夫。但这些都不能证明他是一个合格的CEO,锤子这些年最大的问题是整个产品战略、定价方向的迷失。

2014年愣头青的老罗,发布首款手机锤子T1,当整个国产机的价格都处在1999元的时候,老罗一意孤行却把T1定价在3000元,T1作为老罗眼里的”baby”定价3000元一点都不过分,可惜残酷的是市场并不买单。SmartisanOS+T1的组合一点都撑不起来它1000多元的溢价,锤子3000多元的竞争对手一下子变成了苹果、三星、索尼、HTC。老罗一出手就要比肩当时世界上最优秀的手机品牌,老罗曾自豪的工业设计锤子T1获得iF金奖,在苹果、索尼、HTC面前就是一个笑话,关公面前耍大刀狂也。说得好听点这叫大跃进,说的不好听这叫好高骛远,罗永浩做T1的时候,压根都没想清楚谁是T1的目标用户?

更何况后期由王自如发现的T1的设计缺陷所导致的产品质量,对老罗的打击可谓是跌入谷底。

在设计T1的前期,锤子的手机负责人钱晨不是没有过提醒老罗它的设计有可能导致出现产品质量问题,但老罗为了它的产品美学,不惜一意孤行大胆尝试,故意设计出一款有明显缺陷的残次品给用户使用,3000块高价买一个易碎的手机挑战了用户的容忍底线。

罗永浩推崇学习的乔布斯,一直都只是学起形而不学其神。例如对产品细节的把控,例如UI的拟物化审美。

iPhone4作为当年一机难求的智能手机,其经典双面玻璃设计一直颇受用户的喜爱,iPhone4最引人争议的是它的天线门事件,乔布斯对此的处理方式是霸道的让用户换一个拿手机的姿势。罗永浩对着T1同样的设计缺陷,却让用户买易碎险?这也是令人大开眼界。苹果用户能容忍iPhone4的设计缺陷,是因为iPhone作为智能手机的奠基人,乔布斯曾经打造过多款流行时尚的消费电子品,果粉对他有无限的期待和包容。老罗有什么?跨界做手机,做的首款就需要一般用户来接受容忍一款有明显瑕疵的产品,不是认知有问题吗?

我认为老罗身上最大的缺点是不愿意去学习友商身上的优点,甚至说他打从心眼里就瞧不起友商……在采访节目里,老罗反复在强调他的产品价值观,老罗认为”消费者花钱买的是产品,所以他希望一个企业的成功,是因为产品成功而不是其他的。但是现实世界并不是这样的,所以很多企业都不是懂产品的,却一样很成功。”

老罗骨子里是相信革命性的产品创新是能够吸引消费者的购买欲,认为只要自己只要产品做的好,消费者自然而然会买自家的产品。可以说老罗对于产品销量的好坏依然处在酒香不怕巷子深的认知里。对于去年OPPO、VIVO的弯道超车崛起,他点评的无非是渠道优势+广告营销轰炸才成功的。他说的没错,所以从去年开始锤子在加速铺线下渠道。关键点是老罗依然只重视渠道优势,而忽略OPPO、VIVO后续的广告营销。当然我们大家是可以理解锤子目前的资金紧张缺钱,没有多余的精力去砸电视广告,但电视广告贵,老罗为何不能另辟蹊径的学习Uber的做法,通过各种创意活动来提升用户对品牌的认知影响力,终究到底这又是企业创意的问题,我严重怀疑老罗是否有过这方面的意识。

接下来再来谈谈老罗引以为豪的产品创新,实际上老罗指的产品创新更多是SmartisanOS的创新,无可厚非SmartisanOS是有它独特的创新精神的,去年的One Step与Big bang则是上次系统创新的最大亮点。初看这些功能确实有点眼前一亮,似乎确实真的是这样。但我在这里不得不怀疑,请问有多少实际的用户在自己的操作过程里,会使用One Step与Big bang的功能?这两个功能真的是用户特别急迫需要的功能吗?在这里是值得大家深思的,这两个App功能会成为你每天都使用的场景吗?老罗认知里的产品创新,对于细节的偏执把控,实际上是有点鸡肋的,就像三星这些年一直所倡导的”创新”是一样的。

罗永浩这次在采访节目里再次夸下海口,锤子即将公布的新机销量将达到500万台以上,判断经验依据是单维度根据过去天猫、京东的销量数据?在这里我也只能祝福罗永浩。罗振宇对罗永浩的专访,有意思的地方在于,实际上这代表创业者的两种形态,罗振宇声称自己是现实主义,在我们看来也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商人,贩卖知识,他说他特别希望老罗能够坚持下去成功,我们相信罗振宇在这里的善意,但中国手机市场的竞争环境终究是残酷,今年底市场会给我们一个答案,锤子在2017年是生还是死,年底再去看也。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投稿合作| 法律声明| 返回顶部

版权所有 ©2015-2017 我在网 京ICP备14056282号-1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