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科学

媒体刊文谈马兜铃酸致癌:中药须主动拥抱科学

时间:2017-10-27 16:30:32 来源:新浪科技

  原标题:“马兜铃酸致癌”:中药现代化需拥抱科学,清理“门户”

  2017年10月18日,国际著名期刊《科学》旗下的《转化医学》子刊发表封面文章,通过病理标本测序方式,证明在广泛使用中草药的亚洲,特别是中国台湾、大陆,肝癌高发生率的主要罪魁祸首之一,是含有马兜铃酸的数十种中草药。

  此文一出,一石激起千层浪,各方反应不一。

  有人在大量转发含有马兜铃酸的中药清单,提醒大家不要吃这些药物;有的则认为这样的研究证据还不充分;更有些反对意见,声称中药本来“是药三分毒”,科学检验标准不适用于天然中草药。

  马兜铃酸是什么,它到底怎么了

  《转化医学》封面文章称,来自美国、新加坡、中国台湾的研究人员收集了来自中国台湾、中国大陆、日本、新加坡及欧美的1400多例肝癌标本,对 其中发生的基因突变进行检测。结果显示台湾的98例肝癌病理样本,78%具有马兜铃酸诱变的特征,中国大陆的89例肝癌标本中,有47%符合马兜铃酸基因 突发特征。而在欧美,这一数字分别是1.7% 和4.8%。

  也就是说,亚洲人群的肝癌和马兜铃酸产生的突变高度相关,而其中又以中国台湾及中国大陆最高。

  马兜铃酸也被称为马兜铃总酸、增噬力酸或木通甲素,是一类具有强烈致癌性和肾毒性的硝基菲羧酸。这类有机化合物天然存在于诸如马兜铃属及细辛属等马兜铃科植物中,而这些植物曾广泛被用作中草药。

  其实,国际医学界早在十几年前,已经对含有马兜铃酸药物喊停。2001年世界卫生组织中提出对马兜铃酸药物的药物警报。2002年,美国FDA下令禁止使用一切含有马兜铃酸的草药。随后我国香港、台湾地区也先后宣布停止进口及销售含有马兜铃酸的中草药材。

  2005年,《中国药典》取消了记录中含有马兜铃酸的中草药。2012年,因其毒性强烈,所有的马兜铃酸类物质已被升级为1类致癌物。

  不过,《中国药典》2015年版,有三种含有马兜铃酸的药物仍在名单上,他们分别是天仙藤、马兜铃和细辛。

  中药不是第一次遭遇“科学检验”

  其实这并不是中药第一次遭遇“科学检验”了。早在2012年4月,《美国科学院院刊》就发表文章,证实含有马兜铃酸的中草药可能导致尿道癌,稍后澳大利亚大学也检验出进口中药材中含有多种有毒成分。

  欧美科学家开始重视对中草药的研究,正是因为比利时、英国和日本在90年代年轻女性服用中药减肥后出现肾损伤(后查明是马兜铃酸所致),国际医学界因此称之为“中草药肾病”。

  “中药有效性”危机不但发生在国外,在国内同样迎来多事之秋。

  2016年8月,中国国家食药监总局在多年不良反应报告的基础上,禁止将茵栀黄注射液用于孕妇、新生儿和婴幼儿;时隔一年之后,又大范围修订“茵栀黄口服制剂”。

  2017年2月,食药监总局对39种中药注射剂进行报销限制,限制有良好抢救手段的二级以上医学方可使用;9月底又召回了两款中药注射剂,并且将对总体安全系数进行重新评价。

  那么,对于中外科学家们出手,用“科学标准”为中药“清理门户”,我们应该怎么看?

  有不少人认为,科学标准不适用于中药,中药就应该是传统的、天然的、是基于阴阳五行、君臣佐使的中医配伍理论,属于中国文化与哲学,无所谓科学不科学。

  其实这是一种严重的误解,既不符合科学事实,也不符合发展中医的精神。

▲新京报“动新闻(ID:xjbdxw)”视频截图

▲新京报“动新闻(ID:xjbdxw)”视频截图

  科学标准具有普适性和现代性

  自从1840年中国被迫打开国门以来,中国传统的“数理化天地生”都无一例外地与国际学术发生接轨。

  当今中国的科学家们在各个学科追赶国际领先潮流,并且做出了许多重要的贡献。说明科学标准并无国界或文化差异之分。没有哪个国家的科学工作在科学评价标准中,会因为文化原因而受到优待或者歧视。

  同时我们要看到,科学思维就像是一把善于解剖自我的手术刀,它近乎严苛的标准所对准的,是我们在以往对世界认识里可能发生的错误。

  有很多人认为中药具有悠久历史,因而不需要检验。这就忘记了中国的“天圆地方”、西方的“地心说”同样具有悠久历史,最终仍被科学新发现所推翻。时间长度并不是“正确”的保证,恰恰相反,科学发展对我们思维的一再颠覆说明,越古老的认识可能潜藏的错误越多。

  例如中药里的许多“验方”并非是“验证有效”,实际上用现代循证医学来看,仅仅是“用过的方子”。它并不是根据随机双盲对照组实验,这样的科学标准检验过的“有效”处方,并未排除安慰剂效应,也就是人体的自愈功能。

  “神农尝百草”的传说,说明我们祖先试图为了解决人们的病痛付出了巨大的努力和代价,然而无论这些贡献是大还是小,都不是为了让后人躺在祖宗的功劳簿上沾沾自喜,甚至盲目牟利的。

  实际上,我们每一代人都应该对我们所拥有的所有知识,用科学标准进行重新检验,这样才能达到现代化的要求与目的。

  科学标准何以适用中药

  从自然科学的发展来看,中药也必须主动拥抱科学,接受现代医学标准的检验,才能成为科学体系的一部分,而不是自外于科学体系之外。

  无论是人还是其他动植物,都是自然演化的产物,都有共同的物质基础。实际上,无论来自何方,基于何种理论,药物总是要进入人体,被分解成小分子,吸收进入细胞才能起作用。

  这就要求我们,必须老老实实地弄清楚药物成分是否有效,有效或有副作用的机制究竟是什么,治疗的同时如果有副作用,是否在可接受的安全范围内。这时候不能拿“阴阳五行”“君臣佐使”或者“是药三分毒”等模糊猜想来搪塞,因为我们身体的细胞可不懂文化与哲学。

  更广义地来说,通过这种方式检验中药,这就是中药的科学化与现代化的契机。2015年获得年诺贝尔奖生理学或医学奖的屠呦呦,在40多年前进行的发现和制备青蒿素的工作,正是标准的科学样本。

  事实上,当前我们也已经具备了用科学标准检验中药的条件。多年来,我国近百所中医药大学、中医学院培养出了许多兼通中西的人才。

  接下来的关键事情是,我们能否用现代医学理念,坚持科学标准重新检验中药材,实现中药在科学标准之下的真正的现代化,更加科学地造福于中国和全世界人民。

  就像我们国家发展历程一样,任何改革,包括中药的现代改革需要巨大智慧和勇气,有时候我们必须直面缺点,勇敢批评和自我批评。

  我们国家已经有了相当成熟的科学研究体系,用科学标准“清理门户”,不让中药这样具有悠久历史的领域止步不前,是我们这一代人的责任,也是中药能为全世界继续做出贡献的前提。

  孙正凡(作者为科普作家、科学松鼠会成员)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投稿合作| 法律声明| 返回顶部

版权所有 ©2015-2017 我在网 京ICP备14056282号-1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