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热点

锤子新机将是老罗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时间:2017-04-07 20:26:28 来源:我在网

近日罗永浩在陌陌直播中透露,即将发布的新机“外观设计跟市面上大多数手机都不一样,可以说是惊艳”,开启了新一轮的高调造势。纵观锤子科技发展史,从Smartisan OS宣布收购苹果开始,罗永浩就一直保持着这种近乎狂妄的宣传套路,一路上还有“东半球最好用的智能手机”、“我们眼中第三好用的智能手机”等高调语录。

罗永浩向来不吝啬对锤子手机的赞美,但一个骨感的现实是大家被高高吊起的胃口最终狠狠砸在老罗的脸上。背负工匠精神和情怀的罗永浩曾经在科技与人文的十字路口踱了又踱,如今不得不面对执拗情怀与现实的错位,让我们不禁担忧,罗氏语录会不会伴随下一代锤子手机嘎然而止?

锤子天时地利人和失守

销量没有起色是罗永浩的软肋,尽管每次发布会呼声高涨捧场者众,拿真金白银赞助的拥趸却是少数。据罗永浩透露,锤子T1销量在25万左右,千元机坚果总销量100多万台,后续两代产品也没有达到预期销量,罗永浩索性不再提关于手机销量。

当下,罗永浩不断在为锤子科技新机造势,但并未透露新机的具体发布时间。在这段没有新产品上市的空档期,降了价的锤子M1L已经不能挑起锤子科技产品线的大梁,发布已久并且在当时配置就没有跟上时代潮流的锤子T2显然更不具备这样的条件。由于元器件成本的上升,在其他国产手机纷纷涨价的时候,锤子M系列机型不涨反降,确实有些诡异。虽然罗永浩解释说是为新机让路,但我们不难想到,为新机让路或许不仅是让出产品价格定位空间,也有可能是为了给新机器腾出仓库。

四年前罗永浩曾经寄希望于设计和情怀在性价比当道的中国市场闯出一片天地,然而用户并不买账。四年后罗永浩反过头来转向对硬件配置和性价比妥协,仍然遭遇了门庭冷落的尴尬,小情怀在手机市场进退两难。

屡败屡战的罗永浩从未失掉对做手机的信心,他说做手机这四年是自己职业生涯最幸福的四年,也承认过去四年一直在补课。但行业格局逐渐明朗,手机市场对小众品牌越来越无情,数据显示用户对手机品牌的关注度越来越集中,马太效应之下的手机市场已经不能任由罗永浩信马由缰,一再错过的“天时”让我们一再想起那句话,“留给锤子的时间不多了”。

华为、vivo、OPPO以及苹果三星构建的坚强品牌壁垒已经开始吞并小众手机品牌的市场,而锤子仅仅是其中的一个。不清楚锤子为何选择在2017年构建线下体验店,罗永浩想要通过开设40家门店去和VO数十万大军竞争,显然有些力不从心。

尽管老罗依然把收购苹果作为每天努力工作的动力之一,但愿意跟着罗永浩一起奋斗的人越来越少,锤子VR负责人罗子雄、锤子科技CTO钱晨、科技云平台研发总监池建强的相继离职让锤子收购苹果的梦想又缺失了“人和”一环。

锤子仍有机会

至今,罗永浩给锤子M1的评价仍然是“它是最有出息的孩子,但不是长得最漂亮的”,执拗的情怀让它不愿意承认锤子M1是向市场妥协的作品,有业内人士甚至认为M1的推出只是为向外界证明锤子仍然活着。

被媒体评价“蛮干四年”的罗永浩并非一无是处,在他的带领下锤子科技取得过诸多荣誉,比如锤子T1一经发布就获得“工业设计界的奥斯卡”之称的IF国际设计奖金奖;推动了碎屏险在国内的盛行;唤起了消费者对设计和工艺的重视,如今大家对版权的重视罗永浩也功不可没。

可锤子手机就是卖不动

聚焦到产品来看,并非锤子罗永浩追求曲高和寡,但锤子手机在几个重要节点迈错了步子,让本来可以受人追捧的“阳春白雪”变得无人问津。比如锤子T1在4G网络盛行时错失4G版本;锤子在T2时代仍然是单卡手机,性能落伍于同期旗舰,严重影响定位,同时没有电源键的设计违背了目前多数用户的操作习惯;而最新的锤子M1/M1L不仅“致敬”iPhone的指纹识别,塑料和皮革的使用更是让颜值落下一大截,连罗永浩自己都承认M系列不是最漂亮的,而它却是锤子最新的旗舰手机,每一代新品我们都似乎望见一个胖子竭力追赶而不达的失落背影。

现在来看无论哪一个短板都会让消费者购买时望而却步,极大伤害产品销量,尤其是产品使用中暴露的耗电过快、定位漂移、后壳掉皮等问题反而会让锤子刚刚被建立的口碑被吞噬。

缺乏主流设计是阻碍锤子手机进入主流市场的重要障碍。

锤子T2缺少的主流设计是性能,锤子M1系列虽然赶上了大小双胞胎的潮流,刚刚用上指纹识别,却在外观上与一众金属一体化设计擦肩而过。2016年华为已经用上了两代徕卡,vivo的柔光双摄也已经众星追捧,锤子的拍照却依然显得很保守。

时间转眼来到2017年草木绿、中国红、磨砂黑成为最热的讨论话题,我们承认坚果文青版也曾推出过远洲鼠、落栗、苏芳、石竹、枯草、柳煤竹茶、锖青磁和鸠羽紫八种颜色,但拗口的文字大概也只有文青自己能记得住。

脱离主流的不仅有设计,还有新品发布节奏,一年两款的产品迭代速度是需要依靠话题炒存在感的手机市场的大忌,罗永浩龟速的新品发布节奏也只有苹果能抗得住,如果不是罗永浩提醒大家有一款“将所有锤子秒成渣”的新品推出,似乎都忘记了这个品牌。从百度指数来看,如果不是新品上市,锤子手机的热度会迅速下滑。

近半年锤子手机的百度指数

罗永浩曾这样定义工匠精神——“偏执于有用的细节,偏执于无用的细节,偏执于甚至不会被发现是有用还是无用的细节。”,罗永浩大概对工匠精神是用情太深,虽然用捡了芝麻丢了西瓜来形容不太合适,但执着于细枝末节的确让他一叶障目。当下罗永浩需要认清做好一款被大众认同的好手机和偏执细节并不相悖,锤子科技曾经用IF国际设计奖金奖证明过自己的实力,设计出一款金属超薄性能强悍不反人类的锤子手机并不困难。

罗永浩有足够强大的现实扭曲力场,身处最成熟的手机产业链环境,有足够大的手机试验市场,有一家科技公司供自己折腾,或许只需要自己放弃原有的执拗,仍有大把的翻身机会。

抱大腿或是最佳出路

不过这个大把的翻身机会有个前提——幕后有大量资金的注入。

锤子的盈利状况一直不容乐观,锤子科技2015年全年亏损4.62亿元,2016年上半年亏损1.92亿元(2016年半年报财务尚未审计)。锤子科技的资产总额也由2015年年底的8.25亿元缩水至2016年6月30日的2.96亿元。一旦失去资本支持,在当今群雄割据的国内手机市场环境中,锤子科技很难生存下去,更谈不上那些情怀。

锤子被收购的传闻几乎没有间断,阿里、乐视、小米、网易都被动上了收购锤子的清单。罗永浩也承认“锤子就算有问题,也是被收购而不是倒闭”,依靠罗永浩单打独斗的锤子公司是时候需要强力资本的背书,虽然此刻融资要比以往更为艰难。

依靠资本注血茁壮成长的例子不少,锤子身边就有魅族这个例子。2015年2月9日,魅族科技同阿里巴巴联合宣布,阿里巴巴将投资魅族5.9亿美元,根据魅族2016年估值以及阿里持股比例计算,阿里持股部分的估值为13亿美元,相比当初的投资,已经赚下120.3%的账面回报。魅族经过多次融资后,公司不断发展壮大,其估值在不断上升,给投资者带来的回报让局面形成良性循环。

但有一点不可忽略,魅族的体量要远远超过锤子科技。锤子科技想要模仿,就要从产品本身出发,锤子科技要做的就是做出一款可以向投资者证明自己价值存在的产品,并以销量说明锤子科技拥有被投资的正确性。这样的产品在锤子科技当下铺设的产品线上还不存在,春天“里”的这款新机是个好机会。

我们仍需要给工匠精神机会

由于罗永浩的高调和多次被销量打脸,情怀和工匠精神的含义也逐渐被带歪,挟裹着更多讽刺,但不可否认锤子手机和锤子系统多次带领着国产手机向理想中的手机产品冲锋陷阵,很多产品理念成为国产手机的一股清流,正是这股清流的存在推动国内市场多了一份对情怀的坚持。

锤子手机看到了很多国产手机忽略的细节,单拿Smartisan OS的图标来讲,其设计不仅限于精细,里边更是有锤子科技的文化精髓存在。放大便签的图标,上面写有一句话,出自纪伯伦的《先知》:“不要因为走得太远,而忘了当初为什么出发。”这不仅是说给使用者听的,更是锤子科技说给自己听的;邮件图标是一枚邮票,上面印有邮戳,邮戳内容GREENLAND CENTER, BLDG. A,表明这是一封从锤子公司寄出去的邮件;音乐图标是一个老式播放器,黑胶唱片上写着SMARTISAN OS BUILT-IN MUSIC PLAYER,如此设计让Smartisan OS更具有艺术气息。

不敢想象如果锤子手机如果真的退出市场,我们还能不能看到在细节钻研如此深厚的产品,试想没有锤子手机将“工匠精神”的弥足珍贵广宣于世,如今的国产手机还没有没有底气与国际品牌叫板。罗永浩在用情怀做产品上的确走了一些弯路,但我们仍然期待大家给“工匠精神”更多的机会,这里包括锤子手机和它的追随者。

“专心用了几个周末憋大招弄出来的。后面的软件功能会酷得不像话,坦率地讲,之前我们的软件功能酷是酷,但对实用性考虑不足,Big Bang和One Step之后,我们的思路完全打开了,会做很多又酷又实用的功能。”

你看,罗永浩一直都在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投稿合作| 法律声明| 返回顶部

版权所有 ©2015-2017 我在网 京ICP备14056282号-1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